第一章 那一夜的代价

作者: 近白者黑 分类: 精灵契约 发布时间: 2019-09-11 14:43

  门修斯从空间传送门中跌落出来的时候,满眼看到的都是漫天的火光。

  周围熊熊的烈火将门修斯完全笼罩其中,看不见过去也看不见未来,唯一能够看得见的,就是一个美丽的妙龄少女,正一脸虔诚的附在烈火之中的一个平台上,对着那莫须有的空气不停的祈祷,口中说着门修斯无法听得懂的语言,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着,对于未来的不可知,让这个美丽的少女心中充满了恐惧。

  少女的身上因为火光的照耀而显现出一层粉红色的皮肤,让门修斯一阵口干舌燥。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赤条条的大腿横陈在门修斯的面前,让门修斯的龙枪在0.1秒钟的时间里傲然挺起。

  少女抬起头,忽然看见凭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门修斯,一时间喜悦和崇拜完全撅紧了她的内心,而传送门附带的唯一的效果便是门修斯的身上现在丝缕不挂。

  少女涨红了脸颊,那尖尖的耳朵被火光的闪耀渲染成滴血的颜色,不停的颤动,如同神话中天使一样的圣洁无比的脸蛋儿在火光的印衬下显得那么的火热和催情。少女跪在门修斯的面前,如同许愿池边的少女一样,虔诚无比地看着门修斯,那一双一尘不染的眼睛简直让心中满是龌龊思想的门修斯无地自容。

  门修斯觉得自己的身上被火焰炙烤的满是欲火,愤怒的情绪正在想要从一个宣泄的出口喷涌而出,却被一双冰凉的小手紧紧的抑制住了。少女的双手冰凉如水,握住昂首挺立的小门修斯羞红了脸颊。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他几乎在接触到的一瞬间就立刻发泄出来。可如果真的这样岂不是让面前的这小妞笑话,他强忍住爆发的感觉,胯下一用力,立刻突破了冰凉小手的舒服,一头钻进了一个温热温软的空间。

  “呜呜…………”少女口中含着龙枪,只能够发出来这样含糊不清的声音,这声音妖魅多于痛苦。

  少女跪在火光笼罩的高台上,小小的脑袋在门修斯的胯下做着有规律的运动。她尝试用尽所有的力气将龙枪全部纳入口中,却发现那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随着最一开始的笨拙和生涩的动作过去,小姑娘的技巧渐入佳境,他也享受到了一次异族交欢的快乐。

  少女看着他的眼神里面没有一丝的情欲色彩在里面,唯一的感情便是崇拜。“伊伽贝拉!伊伽贝拉!”从少女的口中不断的冒出来极为虔诚的音调。

  门修斯手指的尖端在尖耳少女光洁的背上弹奏出来一曲快乐的节奏,让她的背上蒙起一层绯红的痱子,然后迅速的在火光的照耀下消失无形。指尖能够感触得到那微微颤抖的身体,在自己的身体下不停的扭曲,婉转。转而代替的是令人沉醉的一抹酡红。

  让人无法把持住的酡红!

  他在这一刻,把自己所有的任务抛在了灵魂的深处,小女崇拜而激情的娇喘让整个火光之中满是春色。

  门大官人将小娘子放倒在地上,看着她羞涩无边的表情,一顶龙枪刺入,小娘子顿时眼泪洒满高台,周围的火光依旧熊熊燃烧,遮住了所有试图偷窥的目光。

  官人热烈的亲吻着小娘子脸上的泪痕,可是依旧是更加汹涌的泪崩。亵渎圣洁和暴力一样能够让男人兽血沸腾。他再不温柔的动作,而是大开大合的冲刺,实力派的演员向来不屑于用油头粉面的奶油小生作为自己的前戏。尖耳朵少女眼睛无神的看着远处的天空,那种紧紧抓住灵魂的感觉让少女有一种简直要窒息了的感觉。

  官人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就只剩下哼哧哼哧的加速声音和少女痛并快乐的娇啼声音,在火光中盘旋婉转。

  少女的身体瞬间紧绷,如同八爪鱼一样的双手和双腿紧紧的缠住门修斯,表里如一的感觉让门大官人和门小官人享受到了一场动感盛宴,一声虎啸,门修斯狠狠的一撞少女,一片仙乐一样的声音如同魔音入耳一样直接灌注进入他的灵魂之中,似乎无数的信息如同潮水一样蜂拥而至,只是现在的门修斯哪里有功夫去关心那些无聊的事情?

  仙乐痛苦而又欢愉。

  天空之上的月光越来越明亮,将森林之中洒下一片如水的寂静。一道明亮的光芒打破了这一片寂静,从月亮之上缓缓地倾泻而下,将火光之中的平台笼罩起来,而那圣洁白光之中的两团交接在一起的身影肆意的翻滚扭曲…………

  夜色深沉,却又旖旎!

  **

  清晨的阳光泻下,门修斯睁开惺忪的睡眼,可是却发现自己竟然被关在了一个牢笼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门修斯试图回忆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可是却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混乱,无数的信息如同潮水般将自己的大脑塞满,门修斯的脑海之中凭空多了无数的信息,就好像一个重新过来的个人的记忆完全不顾门修斯愿意与否全部塞进了他的脑袋里面。

  门修斯似乎想起来一些事情,自己的身份,任务,以及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一夜的旖旎!

  少女呢?门修斯忽然想起来昨天晚上的尖耳少女,难道,只不过是了无痕的春梦么?

  门修斯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以及腰部以下怒腾的盘龙,还有微微沾染的血迹,种种迹象断定,这绝不是一个春梦那么简单。

  几个男性从牢笼附近走过,一脸悲愤的看着门修斯,那表情,门修斯相信,如果给他们一把武器,绝对会把自己大卸八块,然后剁成齑粉!

  他们的耳朵和昨天晚上的那个少女如出一辙,都是尖尖的高耸着,面容简直比门修斯见过的绝大多数的演员明星俊美得多,这样的人,即便是拿到棒子国也不逞多让。

  关键是门修斯不知道自己再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们!

  昨天晚上的事情!?门修斯的脑海之中忽然明白过来。

  这些尖耳朵的人是精灵族!

  精灵族!落日大森林!圣女!月光仪式!

  门修斯总算是反应过来,自己穿越到了这样一个异次元空间,精灵和兽人共舞,魔兽和人类并存,这是一个奇幻的生物构成的文明社会,代代相传的名字,是埃塞俄比雅大陆,简称埃雅大陆。而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则是一个精灵族的部落,靠近落日大山脉的边缘。

  “渎神者!伟大的精灵王者伊伽贝拉,玷污了神明的人,必然受到最为严厉的惩罚!”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修斯的背后响起,门修斯简直悲愤的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被这么多的精灵围观,而且还是这种奔放模式,即便门修斯老脸厚实,也禁不住涨得发红。

  门修斯总算是明白了过来,昨天的仪式,是圣女向传说中的月神奉献出自己处女之身的仪式,可是门修斯从传送门中跌落出来的地方,就是仪式的平台之上,享受了一夜旖旎的门修斯,自然也要付出点什么东西,不然如何平息这么多精灵族的怒火?

  “告诉我,卑鄙的人类,你是如何侵入我们部落的,为什么要迫害我们的月光仪式?”门修斯一扭头,看到一个脸上皱纹就如同花豹身上的花纹一样的精灵族长者正在义正言辞的质问自己。

  “普莱曜迪克!”门修斯十分不情愿的说道,这些精灵族说的语言自己现在能够听得多,至少让门修斯知道了脑海中多了的那么多的信息还是很有用处的。

  “神灵将我召唤而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亵渎以为侍月神的侍者?!”门修斯如同神棍一样的回答,即便是这长者也微微动容。

  “满口胡言,月神伊伽贝拉怎么可能将你这个邪恶的人类召唤而来?”长者脸上因为愤怒而变得如同猪肝一样,“亵渎神灵的人,必将被神灵惩罚!而被你玷污的人,也必然要得到应有的下场!”

  门修斯微微一愣,从灵魂之中搜索而来的信息自然而然的知道,迎接门修斯和那个精灵少女的,是整个精灵族无尽的怒火,和愚昧无知的仪式。

  “把她带过来,和这个渎神者一起关在里面,等到月光再次降临的时候,我将亲自主持仪式,毁灭这两个被污染的灵魂!”长者吩咐身边的精灵族士兵说到。

  之后甩了一下衣袖,带着满腔的愤怒离开了这个原本应该还是充满希望的所在,但是却被门修斯破坏了的仪式。

  门修斯歪着脑袋极为郁闷,没想到刚刚到达这里就遇到了这一摊子事情!自己的身上可是背负着整个人类的希望呢!

  过了没有几分钟,木质的牢笼洞开,一个惊慌失措的精灵族少女被另外一个看样子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男精灵推搡着送进牢笼之中。

  “希芙!”那男精灵似乎于心不忍,看着小女的眼睛里面满是惋惜。

  “维恩…………”希芙就是昨天晚上和门修斯一夜春宵的人,只不过现在就好像是一只受伤了的小鹿,心碎不已的看着男精灵。

  “你这个卑贱的妓女,竟然被一个粗俗的人类玷污了身体,你必将受到月神的惩罚!”名叫维恩的男精灵几乎用光了自己所有最为恶毒的语言都用了出来,然而精灵一族毕竟是崇尚自然与和平的种族,即便如此,也挡不住这个名为维恩的男精灵止不住的对希芙的厌恶。

  “啪!”维恩狠狠的将木门关上,同样关上的还有希芙那绝望的心。希芙全身无力的跌坐在地面上,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无神的看着牢笼外面的蓝色天空。

  门修斯从木门上木制牢笼上剥下来一块树皮在手里面搓了搓,待到有些柔软了然后绑在自己的腰上,免得这个场面显得更加的尴尬。

  希芙的脸上始终挂着断不了的泪珠,啪嗒啪嗒的滴落在地面上,一脸伤心欲绝的表情,门修斯看着心疼不已。

  “你叫希芙是吧?”门修斯赤裸着胸膛,精壮的胸肌如同刀削一样,迎着清晨的白色阳光,简直让人迷乱眼睛。

  只不过希芙根本没有心情去关心门修斯的事情,只是一个劲的在那里哭泣,啜泣。

“我叫门修斯……”门修斯不知道如何去给刷这个小女排忧解难,毕竟昨天自己把她那个了,而且迎接希芙的,还是最为严厉的惩罚,被圣裁仪式杀死的灵魂,只能够在地狱之火中煎熬万年,即使是死后也无法得到安息。

打赏一下又不会怀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跳至工具栏